上海破获微信群诈骗财务人员案

今年4月,55岁的公司财务邓女士被老板“章总”拉进了一个都是公司高层和生意伙伴的微信群,“章总”跟人谈着生意合作,让邓女士转账汇款。邓女士接连汇出了91万元,事后发现被骗。
  让邓女士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诈骗者如何知道自己的财务身份,又为何冒充老板时竟然让自己浑然不觉异常?

  一个聊“生意”的微信群

  4月28日,公司负责人“章总”将邓女士拉进了一个微信群,这个群里一共有9人,大多是公司的“领导”和“合作伙伴”,聊的话题也都跟“生意”有关,还晒出“生意伙伴”为邓女士公司支付合作费用43万元的流水记录截屏图。
  不久后,“章总”在微信群里联系了邓女士,让她向“生意伙伴”在深圳某银行开设的账户转账45万元,邓女士照做了。随后,“章总”再次跟邓女士在微信群里联系,要求再向对方账户转账48万元,并称“办好后流水给我”。
  然而待两笔款项汇出后,邓女士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在这个微信群里发言了,对方已将她拉黑了。这时邓女士才发现,整个微信群里除了自己,其他全部是他人假冒,立即向杨浦公安分局报警。
  6月9日,杨浦警方和上海反电信诈骗中心驻广西南宁工作组在广西南宁宾阳和新桥抓获涉案人员陆某和许某。经审查发现,2名犯罪嫌疑人还涉及本市另一起以同样手法诈骗财务人员85万元的案件。目前案件的审理工作仍在进行中。

  一条黑色的产业链

  事实上,邓女士的微信里有真正的该公司负责人章某的微信。但当时对方“自报家门”加她时,因微信头像非常相似,她误以为是“章总开了小号”。
  为什么骗子能如此精准地锁定邓女士,惟妙惟肖地模拟“章总”的微信号?
  “在一些案件里,犯罪嫌疑人通过互联网各种渠道,搜集沿海城市的公司信息,并找到公司法人姓名。然后再登录这些公司的网站上,通过公司的邮件系统,以公司老板的名义索取公司通讯录。”据上海公安侦查员介绍,作为电信诈骗犯罪的第一步,行内人称之为“取料”。
  “取料”还只是开始。犯罪嫌疑人还会对数据信息进行“深加工”,比如通过手机号找出这些人的微信号,锁定公司财务等特殊人员,再通过境外注册的微信号“仿造”企业负责人微信号等,这一过程也被称为“洗料”。
  在“取料”和“洗料”的过程中,伪基站发挥了极大的作用。据警方介绍,一些伪基站发送的非法链接中,有部分并不以直接骗取钱财为目的,但当链接被点击后,被害人手机就会中木马病毒,相关信息就会被犯罪嫌疑人获取。而这些获取的信息中,则与其他非法获取的信息一起,形成了黑色的“大数据”,为接下来“精确”诈骗提供了极大的便利。